手机免费无广告阅读,请扫码下载app

更多免费无广告小说

微信扫码下载app

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六十二章 一九五七(结)

作品:安堂|作者:莞卓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1-14 23:21:09|下载:安堂TXT下载
   马就到?

  现场众人全都是惊愕无比。s

  哪怕没有亲眼看到于庆年,但只凭今天县医院那边进进出出的医生护士,还有县大院这么紧张的会议局面,大家也大概能猜到情况很不好。

  如果于庆年能马就到,那这场会议还有什么开下去的必要?

  如果于庆年能马就到,也不会出现吕自强一要求开会,郭乾坤那边就立马紧急应对,还把各乡镇的同志都通知来参加会议了。

  齐成这话说的有问题啊。

  整个会场安静得出奇,但也是短暂的安静之后,郭乾坤冷不丁冒出来一句:“谁马就到?”

  现场所有目光聚集在郭乾坤的身,不少人又是感觉这话问的也很有问题。

  说起来复杂,实际就是两个人三句话的功夫,可就这么一小会儿,在场所有人的心情就像是坐了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。

  哪怕是努力保持淡定的吕自强,都有些耐不住性子,抬头看向了全场焦点位置。

  很难解释齐成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心情。

  要知道他刚才那句“马就到”,实际是说给吕自强听的,不管用意为何,总之就是要给吕自强造成点心理压力。

  谁能想得到,吕自强还没反应,眼前的郭乾坤反倒一句话给他施加了不少压力。

  齐成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位五十多岁,还有几年时间就可以退休了的县班子老同志,怎么也无法理解,如此关键的时刻,真正的“敌人”还没造成麻烦,身边最值得信赖的同志反倒“拆台”。s

  意外吗?

  很意外!

  怎么办?

  齐成第一次发现没有了于庆年的领导,他遇突发状况之后,竟然没办法迅速做出反应。

  整个会场已经安静太长时间了。

  也是随着安静的时间越来越长,也有越来越多的同志反应过来,整天嚷嚷着“要退休”、“以后都是年轻人的天下啦”的郭乾坤老同志,好像并不打算让今天这场意外那么平稳地结束。

  最起码,大家之前只将矛头对准了吕自强,根本没意识到还有“渔翁”从旁窥探。

  就在这么个形势微妙的当口,后方会议室大门被人猛然推开,通讯处通讯员快步跑进来,成功吸引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  “报告,县大院外有县各工厂的工人代表、县中学的学生老师代表、县内各乡镇部分村庄的农民代表、小手工业从业者代表组成队伍,人数大概在五十左右,要求来县大院参加会议。”

  就这一句话,可谓是今天又一次让众人心情震动的消息。

  郭乾坤顾不再去追问齐成什么了,猛然前两步,拧着眉头看向那通讯员。 s

  “什么情况?五十多人的队伍,这么大的集会队伍,各工会、公社、校委没有提前报备吗?”

  “报告,队伍里有县纺织厂和砖窑厂工会的同志,他们说是临时自发的组织。”

  “谁允许……”

  郭乾坤此时头脑发热,正要训斥,也或许是不想再有任何意外影响到接下来的会议进程。

  可他话都没说完,旁边的齐成突然扭头大声道:“郭副书记,既然有工会的同志组织,那我们就应该立刻欢迎他们进来。”

  就这一句,硬是让郭乾坤满肚子的训斥话语硬生生咽了回去。

  局势变得越来越复杂了。

  许多人很迷茫,今天的场面不应该是集体去针对吕自强的吗,为什么变成了齐成和郭乾坤的针锋相对,反观吕自强那边……

  那家伙在笑!

  满脸的嘲笑。

  要知道,吕自强暗中谋划了许多事情,也做足了应对一切反对声音的准备,甚至都做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思想建设。可连他都没想到,他现在反倒是个局外人坐看他的对手内部产生嫌隙。

  “小连,张恒,你们说,如果我的对手就是这种水平的话,我有必要那么紧张吗?哈,哈哈!”

  吕自强的笑声不大,却在这整个会议室里显得无比刺耳。

  只是再怎么刺耳也不会让大家过多关注了,所有人都是盯着会议室大门的方向。

  真正意义的群众代表,在宣传处同志的带领下排着队走进来,领头的是县纺织厂工会总负责人,其身后比较为人熟悉的,还有搬运行的王二麻、秦刘砖窑厂的秦长剑、张大庄村的葛大叔、祝口村的曹安猛,还有县中学的学生、县小学的老师等等。

  人数众多,涌进本就人满为患的会议室之后,更显得这里非常拥挤。

  可众多代表全都是井然有序,进门之后在门内空闲的地方成方队站好,随后就是县纺织厂工会总负责人高长光同志作为代表的代表,面向会议室里所有人。

  “各位领导,各位同志,我们作为县里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代表,今天自发组织起来,到县大院的会议室,想要申请开展对某些人的批评。”

  简单的开场白,简直比刚才听说这些人组织起来的时候,更让在场众人惊愕。

  这什么时候了,这什么场合啊,你也不看看。

  今天出了大事了,你们大晚的组织起来,竟然跑这来说什么要展开批评?

  相信大家的内心想法是差不多的。

  只不过谁也不会当众说出来。

  而当众说话的高长光还在继续。

  “从去年开始,县里就一直在宣传鼓励百家争鸣、百花齐放,欢迎各界同志踊跃提意见。到了前几个月,更是鼓励大家大鸣大放,连县中学都组织了一段时间的辩论会场。看到这些,我们工人同志和农民同志也不甘落后,我们也想鸣放,我们也想说话,我们也想让我们说的话发布在报纸,而不是只能看着报纸别人说些对我们最敬爱的领导同志批评的话。”

  高长光表情严肃,说出来的话更是让所有人都不得不严肃面对。

  “所以,我们今天组织了起来,来到这里,借着县里召开工作会议的机会,向在场的众多领导同志提出申请。”

  高长光说到这,好长一段时间的停顿。

  停顿的大家都快绷不住了,才终于有人反应过来。

  郭乾坤和齐成竟是异口同声回了句:“你们申请什么?”

  话音落下,郭乾坤和齐成四目相对,难免尴尬。

  齐成是有点越线了,郭乾坤不满地皱皱眉头。

  简单一句回应也能引起来这么明显的矛盾,台端坐的吕自强更加笑得肆无忌惮。

  然而,下一刻……

  “报告,我们申请,展开对吕自强的当众批评。我们申请,取消吕自强的县生产主要负责人职务,换一个更能代表我们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同志,正确领导我们发展生产。”

  高长光这话一出,吕自强的笑容顿时僵在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