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免费无广告阅读,请扫码下载app

更多免费无广告小说

微信扫码下载app

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六十章任务完成,香火暴涨

作品:超神祖宗|作者:刘归源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1-11 00:32:35|下载:超神祖宗TXT下载
  墨青语体内真元激荡。

  哪怕因奇毒入体,修为受到了极大压制。

  可三品武者的力量,仍让人心悸不已。

  短短时间,便有两位四品武者,被她轰飞重伤。

  剩下的四人压力大增,攻势越发猛烈。

  墨青语此刻手持幽泉印,已是不记一切后果,燃烧着体内真元。

  “她这种状态撑不了多久,很快便会虚弱下来。”

  杨天顶咬牙开口:“大家撑住咯!”

  话音刚落,墨青语素手微抬,对着他面门便是一掌。

  “噗!”

  杨天顶生生受了一掌,将喉咙里的鲜血强行咽下。

  同时,双手攀上墨青语的双肩,牢牢捆住。

  他拼命争取机会,剩下的人自然不会错过,所有的雷霆攻势,都在这一瞬,如风雷骤至。

  “噗!”

  墨青语娇躯一震,燃烧真元所带来的短暂战力,一泻千里,再难维持。

  “遭了,她撑不住了。”

  李荆棘呆在后头,瞧见此景,有些踟蹰。

  按理说,他应该上的。

  可怎么上啊?

  都是些四品大佬,他现在连六品境都没突破。

  真要冲上去,便是随手一招,都能要了他的命。

  李朝歌一直没有说话,他在用神魂力量,探查四方。

  若楚白现在还没有赶来,李荆棘上去也是取死之道。

  能换取到利益,来个富贵险中求倒也无妨。

  可若是明显不敌,李朝歌自然不会让他去送死。

  “来了!”

  神魂力量缓缓荡开,李朝歌在修罗崖上,终于感受到了那一道熟悉的气息。

  楚白,过来了!

  “荆棘上去,无论如何,暂且护住墨青语片刻。

  高手马上过来了。”

  李朝歌在查探到楚白气息的瞬间,立刻开口道。

  [中级保佑:金刚不坏

  描述:可指定一位族人,施加一炷香的金刚不坏状态。

  此状态之下,族人身如钢铁,防御大增。

  消耗:需消耗五百点香火。]

  [中级保佑:刀枪不入

  描述:可指定一位族人,施加一炷香的刀枪不入状态。

  此状态下,族人身体强度将有极大增幅。

  消耗:需消耗五百点香火。]

  [中级保佑:铜浇铁铸

  描述可指定一位族人,施加一炷香的铜浇铁铸的状态。

  此状态下,族人抗击打能力将有极大提升。

  消耗:需消耗五百点香火。]

  李朝歌早已选好了三种保佑状态,眼下香火点数不要钱一般的往外扔。

  尽管李荆棘只需拦住片刻,楚白就会到场。

  可想要拦住片刻,也不是件易事。

  四品武者,乃是中三品最高一档。

  这个等级的武者,虽不如上三品武者那般,化气成元,凝聚真元出来,但也是铁骨铜筋,气力千钧。

  对上五品武者,可以说是碾压之势,轻易擒杀。

  更别说,李荆棘这种连六品都还没晋入的武者。

  正常状态下,哪怕李荆棘底牌迭出,四品武者暴起杀人,他也挡不下三招。

  所以,为了成功,李朝歌也算是不惜代价了。

  “爹,我要上去吗?”

  李荆棘手心开始出汗了。

  他办事经常冲动,但也不是不要命。

  眼下群敌环伺,个个都是绝顶魔头,到了这关头,李荆棘还是有几分紧张的。

  “荆棘,放心,爹已给你加了状态。

  大胆上前吧!”

  李朝歌话语刚落,叠满护甲的三道状态,便如言出法随一般,如期而至。

  李荆棘只感觉自己体内,有一团烈火燃烧。

  仿佛在一瞬间,连皮都便厚了不少。

  他咬牙上前,一步踏出。

  李荆棘的身形横在墨青语面前,杨天顶一拳轰出,力道悉数被他所铛。

  “噗!”

  四品武者的拳头,可不是那么好受的。

  寻常六品武者,只挨上轻轻一拳,就足以当场去世。

  李荆棘如遭雷击,吐出一口鲜血。

  但好在三道叠甲状态加持,让他宛如背着一个乌龟壳,倒也不至于当场死亡。

  “你怎么还没走!”

  墨青语声音断断续续,面薄如纸。

  “我想过了,还是不能撇下你,独自逃生。”

  李荆棘按照父亲的指示,心口不一;“他们要杀你,就得先从我尸体上跨过去!”

  “你是傻子吗?”

  墨青语只感觉胸口郁结,险些再吐出一口血来。

  她燃烧体内真元,只希望李荆棘能带她的武道传承离开,有机会能依诺替他寻传人,若能报仇最好不过。

  可这家伙,竟是要留下来一起死。

  “你真是愚不可及,先前怎么没发现,你这般蠢。”

  若事情可为,他留下来能有帮助倒还好。

  这明显是留下来一起死了,李荆棘还选择留下。

  若是个怀春少女,或许会觉得有人愿和自己同生共死,从而心生感动。

  可墨青语可不是什么怀春少女,她是从小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魔头。

  有着极端冷血理性的性子。

  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觉得有所触动。

  “完了,爹,她不领情啊。”

  李荆棘一怔,内心连忙和父亲沟通。

  “不应该啊。”

  李朝歌眉头微蹙,连忙开口:“你不要管她嘴上说什么。”

  “女人都是口是心非,相信爹,不会有错。”

  系统任务描述的奖励,还没有出过错。

  李朝歌对此不担心,宽慰道。

  无奈,李荆棘只能继续硬着头皮,将墨青语护在身后。

  杨天顶等人微微一愣,有些错愕。

  “臭小子,你护着这女人做什么?”

  殷护法惊奇问道。

  他们都知晓,李荆棘是墨青语带回来的囚徒,两人可没什么交情,相反,还水火不容。

  而今,墨青语油尽灯枯,李荆棘竟挺身而出,这一点,实在出乎众人意料。

  “想杀她,先过我这一关。”

  李荆棘把心一横,咬牙开口。

  杨天顶等人一怔,面面相觑,一些猜想,不由浮现出来。

  莫不是,这两日两人独处密室,结下了什么露水姻缘,才让这愣头青甘愿上来送死?

  想到这里,众人齐齐望向杨天顶。

  众所周知,这位天殿之主馋墨青语的身子,可不是一日两日了。

  还没弄到手,反倒被一个愣头青抢了先。

  杨天顶怕是把他五马分尸的心都有了。

  果然,杨天顶联想到了某种念头,面色阴沉如水。

  “好,老夫成全你!”

  他爆喝一声,恐怖的拳罡骤然轰出。

  恐怖的拳劲刮得李荆棘面颊生疼。

  他双手护在胸前,没有反抗。

  面对四品武者的含怒一击,抵挡是最好的举动。

  毕竟,李荆棘只叠了护甲,主动出手,可能会死的更惨。

  “噗!”

  拳罡落在他胸膛处,李荆棘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差点移了位。

  体内气血翻涌间,有种说不出的难受。

  “竟然没死?”

  杨天顶有些惊诧,自己这一拳,正面轰中了,便是五品武者,也得瞬间重伤。

  这小子的身体,莫非是玄铁钢石所铸?

  来不及细想,杨天顶又是一拳轰出。

  李荆棘此刻只能被动挨打,死死的将墨青语护在身后。

  “这个家伙......疯了吗。”

  墨青语瞧见李荆棘的惨状,沉默不语。

  自己与他非亲非故的,他为何要如此护着自己?

  难道只因为自己临死前,赠了他《圣魔纲要》?

  墨青语的脸颊靠在李荆棘的背上,或许是死期将至,思绪倒是格外纷杂。

  她见过不少魑魅魍魉,也不知,自己死后有没有做鬼的机会。

  不知,有没有可能再见到,已死去很多年的父母。

  这般想着,墨青语双眸微阖,一生的经历,宛如走马观花般浮现在眼前。

  十岁前,父母健在,阖家幸福。

  当时的墨青语,也未曾经历过之后的颠沛流离,未曾变成如今气焰滔天的绝世魔头。

  十岁那年,江湖仇杀,全家被屠。

  辗转多日,遇上了义父钟北幽,与一众鼎炉女子一同,被带到了圣门。

  往后的记忆,便是杀人,练功。

  再杀人,再练功,无趣的犹如老旧无声的黑白电影片。

  为了在这个残酷的地狱里活下去。

  墨青语拼了命,只想活下去。

  往后这许多年,她从未做过什么善事,唯一记得的,便是不停的杀人。

  “临死前,倒是做了件善事。”

  墨青语幽幽一叹,脸颊换了个姿势,继续贴在李荆棘的背上。

  听说过种善因,便能得善果。

  现在看来,此言非虚。

  至少......还有人愿陪自己一起死。

  天塌下来,有高个子顶着。

  李荆棘不算高,但在此刻墨青语的心头,倒是显得有些挺拔。

  原本对他留下来送死的蠢笨印象,不知不觉,也有了些许变化。

  “若有来生,希望能换个活法吧。”

  断情绝性的墨青语,这种时刻倒是感性了不少。

  “爹我快撑不住了!”

  李荆棘当了半刻钟,只感觉自己已到了临界点,再打下去,真要死了。

  哪怕是三种状态叠甲加持,也不是无敌的。

  李荆棘能挡半刻钟,已是殊为不易。

  “臭小子撑住,帮手来了。”

  李朝歌的声音缓缓落下,让他如释重负。

  此刻修罗崖上。

  楚白穿着一身黑袍,脸上蒙着面巾,手里捏着一根细长的铁棍。

  他身侧,躺着无数拦路的教徒尸体。

  强闯圣门,明州江湖里,当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。

  圣门尚存的教徒们,对这位不速之客横加阻拦。

  代价,便是四十具尸体。

  楚白的手很稳,握着细长铁棍,但凡拦路者,便是一棍捅死。

  他出手都取要害位置,从来不出第二棍。

  作为阎王楼昔年的人间兵器,虽然退隐了许久,杀人的手艺,却未曾有半分生疏。

  剩下的弟子再也不敢阻拦了。

  眼下圣门内乱,教主和护法,堂主们仍在内斗。

  来了这么一个怪客,弟子们拦不下,也不想再上前送死。

  楚白在一众圣门教徒胆战心惊的目光下,缓缓走向地牢。

  李朝歌的神魂波动,他认得出来,知晓位置便在此处。

  他的脚步很轻。

  走到地牢最深处,杨天顶等人,竟是没有丝毫察觉到。

  他瞥了一眼局势,大概分清了敌友,于是开始动手。

  “刺啦!”

  圣天堂主正运转魔功,打算给这拦在墨青语面前的愣头小子致命一击。

  忽然间,他感到胸口一凉。

  低头望去,只见一根细长铁棍,已穿过了他的胸膛。

  “啊!”

  一位四品武者,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,便当场毙命,气绝身亡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待到圣天堂主哀嚎倒下,杨天顶等人,才察觉到了一丝异样。

  他们顾不得对付李荆棘和墨青语了,连忙转头。

  只见身后,不知何时,已多了个手持细长铁棍的黑袍之人。

  他藏匿在黑暗处,脸上蒙着一块黑布,看不清面容。

  只是这么静静矗立,就给人一种极端危险的感觉。

  绝顶高手!

  杨天顶心中,顿时生出一股寒意。

  虽然楚白气息并未外显,可就是这般矗立,给他的压迫感,竟是比全盛时期的墨青语还要来的强烈。

  “阁下是何人?为何......”

  殷护法同样眼力卓绝,看出楚白的可怕之处。

  他话语还没说完,楚白动了。

  他手掌微抬,细长铁棍伴着风雷呼啸声而至。

  棍上没有显露任何真元波动。

  可殷护法却感觉头皮发麻,大难临头。

  他身形爆退,想要闪躲,却发现无论如何闪躲,似乎都难以逃脱。

  楚白手停了。

  细长铁棍戳在殷护法的脑门上,留下一个极深的血窟窿。

  一位四品武者,死的悄无声息,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。

  连杀两人,楚白的脚步没有停下。

  既然接了李家差事,事情得办好,敌人得杀干净。

  细长铁棍再起,剩下杨天顶,剑护法,地殿之主顾东南,还有背叛了墨青语的余姓老妪,都感觉头皮发麻。

  他们具是四品武者,距离上三品只有一步之遥。

  放眼明州江湖,可谓一览众山小。

  可在眼前这黑袍神秘人手里,却如屠鸡宰狗般,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。

 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。

  这些名震江湖的魔头,具是化作尸体,死的不能再死。

  李荆棘心头颇为震撼,爹是从哪里,找来这么一个高手的?

  楚白杀人的手段,着实出神入化,也无怪李荆棘震撼。

  就连墨青语,也是面色凝重。

  她暗暗想着,若是自己全盛时期,正面对抗应当不至于输给此人。

  但,此人气息隐蔽,仿佛和环境融为一体,一看便是精通暗杀之道。

  若是要杀自己,怕也难防。

  “敢为阁下何人?为何.....出手?”

  墨青语强压着体内虚弱的感觉,盯着楚白问道。

  这个人很危险。

  这是墨青语最强烈的想法。

  他杀了杨天顶等人,暂解了墨青语的危局,但墨青语很警惕。

  因为她根本不认识对方,这个人很可能再对自己出手。

  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。”

  楚白杀人的时候,不但乔装打扮,连声音也比以往沙哑低沉,让人分辨不清真实年龄:“你爹,让我来救你。”

  “可还有敌人?”

  “没了。”

  李荆棘望着楚白,开口道。

  楚白听了这话,也不停留,转身便走。

  待他走后,李荆棘先前压弹的所有伤势,终于再也撑不住,剧痛无比,他顿时晕了过去。

  ......

  ......

  陇川府,宗祠之内。

  李朝歌提着的一颗心,终于是松了下来。

  老二这场危局,总算是过去了。

  任务圆满完成!

  点开系统版面,任务提示音响了起来。

  [高级任务:魔头墨青语(三)完美完成。

  达成条件:铁血男儿,奖励2000点香火,墨青语好感度拉满。]

  这消息刚落下,李朝歌的香火点数,就有了极大的增长。

  [祖宗:李朝歌(灵鬼中)

  产业总值:9124两。

  人口:102人。

  阴德:0。

  香火点:4200点。

  气运值:300(淡青)]

  望着暴涨的香火点数,李朝歌很满意。

  “好久,都没有这么富裕过了。”

  先前花了1500点香火给老二加持状态,保他不死,现在香火成倍的挣回来了。

  “虽然没生命危险,但就荆棘那伤势,至少得躺半个月。”

  李朝歌调动了生命源泉,又花费了200点香火给李荆棘疗伤。

  虽说进行了治疗,但生命源泉并不能直接治好。

  李荆棘这次,真的伤势极为严重,想养好,需要一段时间。

  危局结出,剩下的一些琐碎事情,已不再重要。

  李朝歌也就把目光从他这边挪开了。

  楚白已经杀了杨天顶等一众魔教元老,剩下收拾残局的事情,墨青语自己也会处理好。

  “好感拉满,不知能到什么程度。”

  李朝歌心中暗暗想着,希望老二能彻底抱上这根大粗腿。

  这样的话,李家也能获益极大。

  虽然圣门内斗,死伤惨重,但论实力,应当还处在明州第一阶梯。

  “说话回来,那楚白......当真恐怖。”

  李朝歌之前虽然知道他的生平经历不俗,有三品杀二品的事迹。

  在阎王楼被称作人间兵器。

  可真看到他出手的效果,仍被震撼了。

  四品武者在他面前,简直毫无还手之力。

  这种差距,就如同一个成年男人,对付一群刚做了脑叶切除手术的婴儿一样,摧枯拉朽。

  “上三品的武者,委实强大。”

  李朝歌心想着,得对楚白更重视些。

  纵然不能拉着他为李家任劳任怨,当牛做马,也至少得当个门客啥的,关键时刻能站出来。